莎普爱思 “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发布时间:2020-02-14 15:01:12   来源:网络 关键词:莎普爱思
“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原文标题:“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原文发布时间:2020-01-17 20:00:38
原文作者:一合财经。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原文作者,获取更多文章
如果您是原文作者,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莎普爱思(603168.SH)要易主了。

近日,莎普爱思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陈德康拟将其持有的2336.55万股(占总股本的7.24%)转让给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养和投资”)或其指定关联方;同时,陈德康拟将以不可撤销的方式放弃所持公司剩余 7009.66万股之上的表决权。转让完成后,公司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养和投资,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

事实上,陈德康的退意萌生已久。早在2018年底,他就向养和投资转让了3115.4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份(合计占公司总股本的9.66%),如今又要把多年心血彻底拱手相让,接手方还是口碑不佳的“莆田系”。这番行为与他当年所述的“40年莎药梦想,一个方向一条心”正在背道而驰。

“莆田系”入主意欲何为?陈德康为何舍弃多年梦想?莎普爱思又将走向何方?


“莆田系”入主为谋求医药商业版图


根据公告,本次股份转让前,养和投资持有莎普爱思3115.4万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9.66%;如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养和投资及其关联方将持有公司5451.96万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 16.90%,公司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养和投资,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林弘立、林弘远兄弟。

“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林氏兄弟又是何方“神圣”?


工商信息显示,林弘立系养和投资的法定代表人,在公司持股70%,林弘远为养和投资股东,持股30%。除养和投资外,林氏兄弟手下还握有10家公司的控制权,其中包括6家医院,分别是江西协和医院、上海天伦医院、重庆协和医院、泰州妇产医院、泰州市妇女儿童医院、上海协华医院。其中,上海天伦医院正在“莆田系医院名单”之列。


即便有着庞大的商业版图,林氏兄弟却并不为人熟知,但他们的父林春光在业内却颇为知名。据媒体报道,林春光是福建莆田人,曾被指为“莆田系四大家族”詹、陈、黄、林的林氏家族代表之一,现任“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集团董事长、光正集团副董事长。

“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就在莎普爱思宣布变更控制权的前几天,光正集团发布了一份重大资产购买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拟通过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新视界实业持有的新视界眼科49%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光正集团将持有新视界眼科100%的股权(参考:民众证券)。


资料显示,新视界眼科主要从事眼科医院的投资、管理业务,业务覆盖眼科医疗的全科室,其中包括白内障专科、青光眼专科等。结合养和投资对莎普爱思的收购,以及现有商业版图的布局,足见林氏家族在医疗行业的野心:一旦完成对莎普爱思和新视界眼科的收购,那么林氏家族就将拥有一个覆盖眼科医疗、眼科医药、专科医院的成熟的商业布局。


陈德康逐梦还是投机?


林氏家族的“进”是陈德康的“退”来成全的。陈德康在莎普爱思干了近40年,曾颇为自豪地说自己“40年坚持一个方向、一个梦想”。可他曾经的作为以及如今这番退出,倒有点打脸的意味了。

“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陈德康曾在内蒙古有过近10年的知青戎边身涯,赶过马车、做过铁匠,集体班长、事务长、管理员,1978年才与莎普爱思结缘。作为最后一批返乡知青,陈德康被分配到当时的平湖制药厂锅炉房。烧了3个月锅炉后,陈德康开始转岗跑供销,又很快就坐到了供销科长的位置。1985年陈德康就任药厂经营厂长,并于1997年—2000年期间,领导了平湖制药厂的两次改制。在第二次改制中,209名药厂职工所持股份全部被陈德康等7名自然人回购,其中陈德康以103万元出资拿下了51.24%的股权,并出任法定代表人。改制后,莎普爱思制药有限公司诞生。2010年,陈德康又开始计划莎普爱思药业上市,历经4年,终于在2014年7月2日登上A股主板。


莎普爱思的上市使得陈德康身家大涨,2015年,陈德康凭借着32亿元的财富首次登上胡润百富榜,这意味着当初的103万元已溢价千倍。

“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不过,在陈德康身价攀升之际,市场上对于莎普爱思的质疑却不绝于耳。先是两次改制股权转让过于廉价,被质疑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后又于上市期间还被曝财务管理混乱,虚构员工工资,存在偷税漏税情节。可即便饱受质疑,莎普爱思也还是成功上市了。而在上市三年后,一场更大的风波撼动了莎普爱思的根基。


2017年12月2日,“丁香医生”发布了一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年人》的文章。文章引述多方权威资料,力证“莎普爱思滴眼液”预防和治疗白内障是弥天大谎,指责该公司用洗脑式广告营销“坑害”老年人,使其延误治疗、有失明风险。

“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这场舆论风波带来的负面影响也立竿见影。2017年当年净利润就下滑了46.92%;2018年,莎普爱思业绩更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年报显示,公司净利润亏损1.26亿元,同比减少186.42%。莎普爱思对此解释称,受2017年12月有关自媒体报道影响,公司滴眼液、中成药营收分别同比下降52.58%、68.95%。


陈德康在位期间,莎普爱思负面不断,又在业绩每况愈下之时全身而退,这恐怕不像是一个逐梦者的操作吧?


品牌美誉度或再毁,莎普爱思路在何方?


在“神药”舆论风波之后,莎普爱思已不能再依靠滴眼液创收,一直在寻求新的增长点,但事不遂人愿。不仅增收乏力,而且身上的包袱也越来越重。

“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2019年12月25日,莎普爱思公告称,公司收到东丰药业支付的强身药业2018年业绩承诺补偿款800万元,还剩400万元业绩承诺补偿款未得到支付。截至2019年12月25日,莎普爱思已累计收到东丰药业支付的补偿款3232.5万元,尚有2569.7万元未支付。


业绩补偿源于2015年的一场收购。当时莎普爱思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及支付现金的方式以3.46亿元溢价243%从东丰药业手中买下了吉林强身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强身药业”)100%股权。此次收购协议中,东丰药业承诺强身药业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00万元、3000万元和5000万元。如果强身药业未完成业绩,差额部分由东丰药业以现金补足。

“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但强身药业在置入上市公司后表现不佳,2017年和2018年均未能完成业绩承诺。莎普爱思当时曾称,强身药业业绩下降的主要原因系2017年12月自媒体报道事件后,公司品牌的美誉度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进而影响到强身药业中成药主要产品四子填精胶囊和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的销售。莎普爱思还因此次收购不利,在2018年进行了1.78亿的商誉减值,减少当年归母净利润1.88亿元。


林氏家族的入主能拯救莎普爱思的声誉吗?恐怕只会雪上加霜。


工商资料显示,林氏家族旗下的企业亦是劣迹斑斑。2015年8月,重庆国宾妇产医院在为一名高危孕妇进行破腹产时,因操作过失造成新生儿颅骨骨折,在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中被判定为过错方。2018年8月,林氏旗下某医院因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被虹口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给予行政处罚;2018年5月,林氏医院又因采购不合格的黄连药品,被上海市虹口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施以行政处罚。

“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诸如此类负面还有很多,再加上“莆田系”的行业名声,林氏家族绝对算不上莎普爱思的“良配”。或许,莎普爱思的后路将更加坎坷。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END


主要参考资料:

1、莎普爱思老板发家史:20年,从103万到20亿,浙股,2017年12月;

2、莎普爱思药业:陈德康40年莎药梦,一个方向一条心!,IP执行官,2018年6月;

3、莎普爱思:产权转让存猫腻 “三高”凸显财务问题,投资时报,2012年10月;

4、莎普爱思再现财务造假和偷税问题 发票冲抵工资及回扣,时代周报,2012年3月;

5、莆田系接盘莎普爱思打造眼科帝国 白内障“神药”能重出江湖吗?华夏时报,2020年1月。


原文标题:“莆田系”四大家族又出手了,一下手就收了莎普爱思2300万股
原文发布时间:2020-01-17 20:00:38
原文作者:一合财经。

猜你喜欢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