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屋股票网

胜景山河 「世经研究」从扇贝到人参,资本市场道德风险有待银行思考

发布时间:2020-02-14 09:18:48   来源:网络
「世经研究」从扇贝到人参,资本市场道德风险有待银行思考

原文标题:「世经研究」从扇贝到人参,资本市场道德风险有待银行思考
原文发布时间:2019-11-26 16:50:45
原文作者:世经未来。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原文作者,获取更多文章
如果您是原文作者,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文章为WEFore原创。

「世经研究」从扇贝到人参,资本市场道德风险有待银行思考

案例引出:紫鑫药业控股股东爆仓

2019年11月6日,中成药制造企业紫鑫药业公告称,控股股东康平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仲维光及仲桂兰,未能按照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交易协议约定购回股票,相关质权人或对其已违约的股票进行平仓处理,致被动减持不超过6%的股份。其实,早在2019年8月,康平公司与其一致行动人就曾因股票质押式回购违约出现被动减持。公告显示,截至今年10月底,减持数量已超过1067万股。事实上,紫鑫药业的风波还不止于此,2019年6月4日,财政部发布《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决定于2019年6月至7月,对77家药企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检工作。长长的企业名单中,紫鑫药业的名字显得格外显眼。业绩变脸、财务危机,一个个敏感问题,似乎让人看到了另一个康美药业——两者不仅都主营中成药和人参,还都曾陷入“存贷双高”的局面以及大股东都存在高质押的情况。对此本文将针对紫鑫药业现状进行全面分析,并从中找出企业危机根源,提醒银行警惕。

案例介绍:爆仓背后牵出企业一系列经营隐忧

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5月,是一家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药用动植物种养殖为一体的高科技股份制企业。2007年上市后,紫鑫药业的业绩在上市前五年基本保持稳定增长,净利润在5000-6000万元范围内稳定波动。自2010年紫鑫药业开始进行大规模人参贸易,随之人参业务旋即成为公司核心产业,2010年人参系列产品输入高达3.6亿元,成为公司第一大营收来源,企业全年净利润也因人参业务骤增至1.73亿元,人参业务贡献率达净利润的79%。

但自2011年起,由于紫鑫药业为募投项目增加原材料储备,公司存货从上年的1.73亿元跃至8.51亿元,同比增加了391.91%,在同期总资产中占比也增长至30.51%。此后,紫鑫药业的存货便开始大幅增加。2012年开始,公司业绩开始走低。尽管2016年和2017年两年,紫鑫药业的业绩短暂回暖,但存货问题却丝毫未减轻。

2018年公司业绩再次下滑,存货问题也愈发严重。截止2019年前三季度,紫鑫药业营收7.13亿元,同比下降44.1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7337.18万元,同比下降77.72%,同时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70.56%,2019年前三季度资产减值损失为3690.4万,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2461.16万,损失增加幅度为200.22%。另外,2019年9月,紫鑫药业以3000万流通股、子公司“吉林紫鑫般若药业有限公司”的厂房及土地为担保,向中国工商银行司柳河支行申请不超过1.79亿元贷款,用于偿还贷款,期限一年。同时紫鑫药业同意为子公司“吉林紫鑫初元药业有限公司”向吉林九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长春分行申请办理不超过2亿元的贷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该资金将用于偿还贷款,贷款期限一年,担保期间为此笔贷款发放之日起至贷款本息结清之日止。紫鑫药业此番借新债还旧债,也从侧面表明其财务状况不容乐观。

风险分析:四大现象揭示紫鑫药业问题重重

从上述介绍来看,当前紫鑫药业存在多重问题,具体梳理如下:(参考:民众证券

1、经营活动现金不断流出

紫鑫药业真正的风险并非来源于盈利状况,根据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紫鑫药业总营收为7.13亿,同比大跌44.19%;净利润为7337.18万,同比暴跌77.12%。公司称,业绩下跌的主要原因是,受大环境影响中成药、人参系列产品等销售减少所致。不过,即便是业绩暴跌,公司仍为盈利状态。事实上,自2007年上市以来,紫鑫药业净利润虽曾出现起伏,但从未亏损。据财报,2007年—2019年9月底,公司净利润总和达15.57亿。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持续盈利的背景下,紫鑫药业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却在不断流出。财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4.75亿。公司称,经营性现金流流出的主要原因是,销售回款减少所致。但事实上,自上市以来,紫鑫药业的经营性现金流就处于不断流出的状态。2007年到2019年前三季度,近13年时间里,公司仅有4年时间出现微幅净流入的现象,其余年份均为外流。统计财报数据发现,自2007年以来,紫鑫药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39.53亿。最终导致在现金流不断流出的背景下,公司的货币资金出现暴跌,从而使公司资金链经受巨大考验。

2、有息负债导致公司财务费用持续高企

此外,自2010年以来,紫鑫药业的财务一直处于高危状态。2010年—2018年公司不断通过定增、银行借款等维系资金正常运转。2010年公司通过定增募资10亿元,募资用途主要为人参产品系列化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等。2016年公司再次进行定增,募资总额达15.99亿,募资用途为偿还银行贷款及补充流动资金。此外,高昂的财务费用还包括负债利息,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紫鑫药业的有息负债(短期借款+长期借款)高达51.1亿,与2018年底的39.27亿相比,涨幅为30.12%。在有息负债大涨的背景下,公司的利息支出大幅增加。2019年前三季度,紫鑫药业的利息支出为2.07亿,与上年同期相比,大涨23.49%。事实上,目前,公司的财务费用已是其当期净利润的近3倍;财务费用正严重侵蚀公司的盈利空间。

3、应收账款及存货风险导致资产巨额减值

2019年前三季度,紫鑫药业资产减值损失为3690.4万,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2461.16万,涨幅为200.22%。公司称,资产减值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应收账款余额及账龄增加导致计提的坏账准备增加所致。据财报,截至2019年9月底,紫鑫药业应收账款为12.3亿,与上年底相比,涨幅为33.69%。

然而,除应收账款外,紫鑫药业更大风险还在于其存货或存巨额减值风险。紫鑫药业的存货主要为原材料、库存商品、消耗性生物资产等,其中,消耗性生物资产所占的比重较大,据2019年中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消耗性生物资产为43.99亿,消耗性生物资产占其存货的比重高达71.84%,此类资产主要为人参种苗、林下参等。而人参、林下参等生长周期长,且极易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截至2019年9月底,公司存货资产减值为61.2亿,占公司总资产的比重高达57.16%。且近年来,国内多家上市公司的财报造假与生物性资产减值有关,因此蕴藏的减值风险越发值得关注。

4、业绩兑现屡“食言”

除上述问题外,紫鑫药业还曾涉足多个热点行业,但业务开展前期火热,最终却未能给企业带来具体利润收益。在2011年被调查后,紫鑫药业人参业务板块快速缩减,导致整体收入和净利润都有所下降。不过,在人参产业之外,紫鑫药业开始涉足基因测序领域。彼时,正是基金测序概念火热之际,2013年,该公司发布“关于公司拟与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签订测序仪项目产业转化投资意向书”的公告之后,股价便一扫此前的低迷。2015年,紫鑫药业宣布年底或批量生产二代测序仪,然而直到2016年年报发布,也未见任何关于一代半基因测序仪量产销售的情况,产品也至今存在滞后性,技术升级停滞。基因测序仪未果后,紫鑫药业又开始涉足区块链和工业大麻。2019年1月9日,紫鑫药业称,其荷兰全资子公司Fytagoras B.V.与吉林省农业科学院,合作开展工业大麻研发工作。然而到目前为止,吉林省未开放工业大麻种植,紫鑫药业也未取得与工业大麻的相关资质。除年初的合作协议与设立子公司外,紫鑫药业也未再主动披露工业大麻业务的进展。

案件引申:资本市场道德风险有待思考

从上风险分析我们不难看出,紫鑫药业暴露的重重问题给其经营、资金运行带来巨大考验,其现金流向、其存货减值是否符合财务准则等等一些列问题都值得银行思考。实际上从早年的酒鬼酒资金被盗,到如今的獐子岛扇贝第四次遭遇的“危机”,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公司澄清都一一被中国的资本市场暗自消化,这从中反映出了在当前民营企业汹涌的违约潮下,暗藏的企业道德风险,总结认为具体表现形式及特征主要集中于以下两大方面。

1、业绩变脸

业绩预告制度是上市公司管理者向投资者传递信息、降低信息不对称的一个重要渠道。然而,有些上市公司却将业绩预告玩成各种穿越把戏,或从高变低,或从低变高,使得企业经营状况迷雾重重。这要么是因为这家上市公司有操纵股价的冲动,年报预增可以吸引资金追捧,有的公司股东甚至借机减持;要么说明公司内控管理粗放,甚至混乱。但上述两种相关风险都值得银行引起警示,势必给企业经营带来一定影响。

2、财务真实性存疑

从当年著名的“胜景山河”、“绿大地”、“万福生科”上市造假案,到欺诈发行退市第一股“欣泰电气”勒令退市案,再到近期康美药业的现金蒸发。近年来,财务造假案例不断涌现。2019年10月21日,中注协发布《中国注册会计师审计准则问题解答第4号——收入确认(征求意见稿)》,列举了上市公司包括虚构销售交易、进行显失公允的交易、在客户取得相关商品控制权前确认销售收入等财务造假的12种手段。因此多方面印证已经表明:国内企业经营、财务、销售等主要数据造假已经不是个案,已经带有一定普遍代表性。尽管出现财务数据存疑的企业都力求澄清,但是由此银行等债权人带来影响难以避免,因此企业此类道德风险值得银行特别关注。

措施建议:银行如何防范企业道德风险

1、完善企业披露信息要求

针对企业信息考核,银行应建立起更加严格、全面、深入、精准的信息披露要求,督促企业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信息;同时银行还需提高自身企业财务及经营信息的能力,提高企业可预期性的研判能力。

2、加强企业公司治理能力审查

公司质量内涵丰富,包括经营效益、会计基础、治理能力和信息真实等方面,其中公司治理是基础。具备完善、公开透明、制衡有效的公司治理是企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对此,银行自开展金融业务前应严格全面了解掌握企业自身治理能力,在风险防范方面需对公司大股东高比例质押、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现象给予重点警示。

3、加强贷后管理 坚决出清劣质资源

防范企业道德风险的另一环节是把好贷后管理关口,在完成投融资业务后,银行仍需进一步加强针对企业的监督,实施监督企业经营及财务动向,对出现企业道德风险特征的企业需提高警惕,进一步加强监管,对风险暴露的企业需及时出清,把握好贷后风险管理。


原文标题:「世经研究」从扇贝到人参,资本市场道德风险有待银行思考
原文发布时间:2019-11-26 16:50:45
原文作者:世经未来。

延伸阅读:
猜你喜欢